阿眠君

【切爆】曾有这样一个英雄

把这篇转出来一遍,我最喜欢的切爆之一qaq

三竹:

※灵感是最新话那个“个性末世论”,这梗可操作性也太高了吧……看到那几句话的瞬间脑内信息量炸裂……求平哥别虐,大家都那么好……


※这篇大概是个老记者给小记者讲那过去的故事(x)的形式(?






※不敢相信,这居然还能含有敏感词。那就走链接吧……


(为利于加载分了两部分→  







【阴阳师】【晴明X酒吞童子】酒光潋滟晴方好1

嗷呜嗷呜嗷呜
我已经说不出话啦
萌die我

神说要有花:

  “据说,那个女人已经成为晴明的式神了。”


  茨木童子找到酒吞,说出这个消息的时候,他的好友如同以往那样,醉卧在森林的老树之下,身旁散落着大大小小无数的神酒,醉的不省人事。因此在听见这个消息的时候,他一时竟然没有反应过来。


  “……那个……女人……?”


  “就是那个——名叫红叶的女人。”


  “……”酒吞沉默了片刻,然后突然嗤笑了一声,“那种事情……那种事情……早就知道一定会发生的不是吗……”


  那个女人……那么热烈的倾慕着那个人类……只要是他说的话,无论是什么都一心一意的的追随,决不允许任何人否定和轻慢他……变成他的式神,又有什么好奇怪的。


  这么想着,酒吞童子烦闷的又仰起头,灌下了一大壶神酒。


  见他这幅模样,茨木童子握紧了拳头:“吾友啊……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继续这样下去!你等着!这件事情我一定能够想出办法!”


  对于自己这个脑筋似乎有点脱线的“朋友”所说的话,酒吞童子完全没有放在心上,他毫不在意茨木的离开,只是闷头又灌了一壶酒。也许是他醉得太厉害了,酒壶口没有对准嘴巴,冰凉的酒液一股脑的全洒在了他俊秀的脸上。


  但他却并不在意的随手将空掉了的酒壶扔到一边,冷漠的想着:“这件事有什么解决的办法?什么办法也没有……什么也……”


  


  “?!?!”


  酒吞童子这种颓丧的想法,一直持续到三天以后。


  三天之后,茨木童子将一个人丢在了他的身上。


  他愣了一下,下意识的就要将这人击飞出去,却在看清那头银白的长发下,那张俊美的面容时,惊愕的顿在了原地。


  “晴明——?!”


  “吾友啊!”茨木童子一如既往的用一种元气满满的声音说道,“我想了许久!觉得一切的根源都在这个男人身上!所以,只要解决了他,一切都好办了!”


  “哈?”酒吞童子有时候实在无法跟上这个自称为他好友的男人的脑回路,他怀疑自己最近是酒喝得太多了,所以酒量已经越来越好,无法再浑浑噩噩的什么都不去想,只迷糊度日了。他开始忍不住的思考起茨木童子到底想做什么,“你对他做了什么?”


  “啊,不必担心,我只是趁着他毫无防备的时候,将他击晕了而已。”茨木童子似乎不觉得这个有什么重要的,他大手一挥,兴致高昂的说出了他认为的重要部分——他的计划。“吾友啊!我想了许久,觉得只要你让这个男人迷上你的话!一切事情都能够解决了!”


  “……”酒吞愣了好半晌,才确定自己没有听错什么,“——哈!?!?!?”


  “在来之前,我已经根据妖怪中流传已久的秘术,为他下了诅咒——他将会爱上睁开眼睛后,所看见的第一个人!”


  听了这话,酒吞立刻就准备将身上的阴阳师推下去,然而他刚伸出手,他身上的男人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握住了他的手腕——他快要醒来了。


  在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,酒吞童子顿时紧张了起来。


  


  不管怎么说,这种事情也的确是太过莫名其妙了一点——更何况,如果被红叶知道了的话,即使她现在看起来已经不可能更讨厌他了,但如果晴明在他手上出了什么事情——他绝对不怀疑红叶可以冲过来与他同归于尽。


  他头疼不已,却不敢再有太大动作的,看着晴明纤长的睫毛微微一颤,然后睁开了眼睛。


  在对上那双还有些迷离的蓝色眼眸的时候,酒吞抿紧了嘴唇。


  ——爱上什么的,虽然他也听说过那个秘术,但是还从没有见有人真正的使用过——万一这个人类的阴阳师真的爱上了他的话……只要一想起那个可能,酒吞就感觉自己想要去把一边的茨木按在地上狂揍五百次。


  “茨木我……”绝对要杀了你!!!


  不不不,这个家伙一直就一心一意的追着他想要与他战斗,杀了他也太便宜他了!酒吞咬牙切齿的从眼前男人那还略带茫然的脸上挪开视线,瞪向了一旁十分满意,正志得意满的茨木,“绝对……茨木我绝对,不会再跟你战斗一次!!”


  “诶!?!?为什么!?!?!”


  


  这时候,刚刚苏醒的阴阳师,似乎也恢复了些许清醒。他皱了皱眉头,捂着额角,撑起了身体。“茨木童子……?酒吞童子?这是……怎么回事……?”


  “这是为了让你爱上吾友的计划!作为你抢走了吾友所爱的女人的报复!就是这么回事!”茨木童子对晴明说话的语气,就没有那么客气了,“迷住他吧!吾友,用你那高贵的身姿,强大的力量和冷静残酷的头脑,就如同你迷住了我一样的迷住他吧!”


  酒吞:“……”


  强大的鬼之首领一言不发的爬了起来,想要远远遁走单独静静。然而他正要散去身形,却陡然感觉身上一僵——一道五芒星符咒在他身上一亮闪过,他认出那是晴明的咒术——“缚”。


  他下意识的就凶狠的瞪了过去:“你做什么!?”


  然而阴阳师站了起来,他轻轻的拍了拍袍摆上沾染上的些许灰尘,脸上的神色是一如既往的恬淡沉静,“抱歉,在苏醒之前,我似乎听到了什么有些不妙的诅咒,所以我想,酒吞童子你还是稍微留的久一些比较好。”


  原本打算就这么把那个诅咒略过去的酒吞脸色一僵,然后立即愤怒的瞪向了茨木,“……都是你这家伙擅做主张——”


  朋友的怒气让茨木有些气馁,但银色长发的妖怪看着晴明那淡定的神色,却又忍不住的有些迟疑的求证道:“不过,你这家伙,看起来似乎一点也没有受到诅咒的影响啊……”


  阴阳师面上看不出喜怒的打开了手中的折扇,挡住了半张面容:“你说的是那个,睁开眼睛会爱上看见的第一个人……或者妖的诅咒吗。”


  他微微垂下了眼眸,浓密的睫毛在那双湛蓝色的眼眸中投下一片晦暗的阴影,“这个啊……我现在的确是觉得酒吞童子,看起来似乎和以前不大一样了,但是,即便是诅咒,也不可能让我一睁开眼睛,便扑上去吻他吧。”


  说到这里,晴明歪了歪头,弹了弹手指,他的御灵苍龙立即回应了呼唤,盘护在他的身边,朝着两位妖怪,气势汹汹的显出了形态。


  “但是,一直放着不管的话,我跟酒吞童子大概都会非常困扰的吧——所以,茨木童子,麻烦请告知我解除诅咒的办法。”


  尽管阴阳师一向柔和的眉目此刻显得冷峻而极有压迫力,他的御灵也做出了攻击的姿态,完全跟“请”这样客气的礼貌词背道而驰,但茨木为了自己好友能够恢复到以前的霸气,也绝不会退缩。


  只是酒吞童子也非常严厉的呵斥了茨木,一头白发的妖怪这才颇不情愿的给出了解除的方法:“这个诅咒,解除的方法比实行诅咒的方法麻烦多了……要酒吞童子最爱喝的那一种神酒,加入荒川之主的游鱼之水,骨女的骨刺磨成的骨粉,吸血姬的一滴鲜血,大天狗的一根羽毛,再用青行灯的幽火和我的黑焰煮沸,最后用雪女的冰冻住吞下……顺便一提,荒川之主,骨女,吸血姬,以及大天狗,青行灯,都需要是觉醒后的形态才可以。”


  听见需要这么多位高级式神身上的材料,晴明的眉头微微一皱。他的式神众多,但如今符合要求的,也不过只有雪女和大天狗。酒吞童子的神酒和茨木童子的黑焰都好说,骨女和吸血姬也只是有些麻烦,可荒川之主与青行灯,哪里有那么容易召唤出来?


  “喂!!!”酒吞童子与晴明也算是打过不少交道,对于他的式神倒也算是颇为了解,他眉头紧皱,有些不大自在的申请道:“……这件事情,总之的确是茨木童子那家伙因为我而做的,我可不想因为这种莫名其妙的原因欠你人情,也不想红叶知道……荒川之主和青行灯我帮你去找,你去尽快的让大天狗和雪女觉醒,这样可以吧!?”


  有着曾经站在鬼族巅峰的酒吞童子出手相助,作为妖怪,他能联系上荒川之主和青行灯的可能性,怎么想都要大得多。但是晴明盯着他看了一会儿,却安静的回答道:“不行。”


  “?!?!为什么不行??”


  这个问题似乎也把晴明难住了一会儿,阴阳师秀气的皱起了眉头,沉思了片刻,然后才收起了折扇,回答道,“啊……大概是那个诅咒的原因吧。我不想跟你分开。”


  “虽然理智很清楚这个诅咒需要解开,但是情感上却无法容忍与你分离呢。”阴阳师一脸正直的说着这样暧昧的话语,惊的两个妖怪目瞪口呆于一向以含蓄著称的人类,居然也有这样直白的时候。


  “喂!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!!”酒吞童子猛地挣开了晴明的束缚,他朝后猛退了好几步,语气凶恶道:“等你解除诅咒之后,想起现在自己说的话,不会觉得恶心吗!?”


  “是啊……”晴明侧了侧头,将扇子抵在唇间,略微思考了一会儿,然后突然笑了。“也许会那样也说不定。但是我现在只要看见酒吞你,就会觉得很开心,所以怎么办呢,目前为止,我还不打算违反自己的心意。更何况……”


  他顿了顿,平静的说:“我之前失去了记忆,所以也不清楚有没有曾经喜欢过谁,但是现在的话,我很清楚如果跟你分开的话,在阴阳寮里,我大概会每天都想着你,然后说‘不知道酒吞童子现在怎么样了’,那样的话,被红叶知道了,也没有关系吗?”


  “你……你这家伙……!!如果你敢让她知道了的话!”


  “所以,果然还是一起去找,比较好吧?对吧?”


  “……”


  


  在一旁围观了一切的茨木童子,突然有些不安的想到——他是不是,有些低估了人类狡猾的程度了?为什么突然有一种,不小心将挚友推进了火坑的感觉……?


  


  


  


  


  PS:悄咪咪的……


  


  


  


  


  



美人如画